泰恩康IPO或面临灵魂拷问:挂牌新三板期间涉嫌隐瞒员工总数和连续3年欠缴社保

在新三板待了近5年、拟IPO的泰恩康(831173)或许将面临IPO发审委的灵魂拷问:1、2014年-2016年,公司挂牌新三板期间每年员工总数到底是多少?对于一家不到1000人的公司,三年里每年平均“消失”200人,是失误还是有其他原因?。2、相关政策要求挂牌新三板企业需要正常缴纳社保和公积金,公司在2014年-2016年为什么少缴?在计算少缴纳社保和公积金时,上述“消失”员工是否计算在列呢?

面对这样的拷问,不知道泰恩康会做如何解释?这个只有等到IPO上会那天,或许才有答案。

两份公告:不一样的员工数量

泰恩康冲刺创业板的招股书或让新三板陷入非常尴尬的处境?

拟IPO的泰恩康为什么会有如此大的能耐呢?一切还是源于这家医药企业在新三板披露的年报和其在证监会公布招股书在员工总数上数据相差实在太大。

2014年10月,泰恩康挂牌新三板。资料显示,公司代理运营国内外医药产品、医疗器械,研发、生产和销售自主品牌的中成药、外用药、医疗器械及卫生材料等产品,以代理运营业务为主。其中又以销售眼科用药和肠胃用药占比最高,约占其营业收入的60%左右,成为其近年最主要的营业收入和利润来源。

从业务结构看,这家公司架构非常简单,既不是什么大型集团,也不没有繁杂的业务。这么一家业务简单公司,连公司有多少员工都数不清。

根据泰恩康每年按时披露定期公告显示,2014年-2016年期间,该公司员工人数分别为472人、683人、779人。

单看这3个数据,看不出什么问题。但任何事情就怕较真,一较真往往就“露馅”。

2017年9月,泰恩康首次提交登陆创业板招股书。在招股书显示,公司拟公开发行5180万股,计划募集资金约3.52亿元,其中0.94万元于运营网络及品牌宣传建设项目,0.76亿元用于外用药制剂生产建设项目,0.93亿元用于年产900吨中药提取物生产基地扩建项目,0.88万元用于中药制剂及保健品生产基地建设项目。

这份招股书对公司未来做了一个美好的规划。不过,美中不足的是,这份招股书让泰恩康的新三板之旅留下那么一点不美好的印记。

招股书显示,公司2014年-2016年年末在职员工人数分别为596人、995人、943人。这与其在新三板公布的数据相差甚远,该公司在新三板相关财报显示,3年员工总数为472人、683人、779人。

相较于招股书,泰恩康在新三板3年少披露了124人、312人、164人。3年总计有600人“消失”了,平均每年200人。

招股书员工人数.png

招股书显示的员工总数

泰恩康 2015年年报.png

在新三板公布的2015年年报中显示的员工人数,2014年、2015年员工人数分别为472人、683人。

2016年年报 泰恩康.png

在新三板公布的2016年年报中显示的员工人数,2015年、2016年员工人数分别为683人、779人。

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官网显示,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简称“全国股转系统”,俗称“新三板”)是经国务院批准,依据证券法设立的继上交所、深交所之后第三家全国性证券交易场所,也是国内第一家公司制运营的证券交易场所。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有限责任公司(全国股转公司)为其运营机构,于2012年9月20日在国家工商总局注册,2013年1月16日正式揭牌运营,注册资本30亿元。

同样都是全国性证券交易场所,泰恩康在新三板公布的员工总数3年时间里莫名其妙少了600人。最后发几份更正公告了事,这让新三板情何以堪。

连续3年欠缴社保和公积金

让新三板难堪的不止是员工总数少了。真所谓,拔出萝卜带出泥。

既然在招股书中披露员工总数,自然要在新三板再做一份更正。毕竟,泰恩康目前还在新三板挂着牌呢。

2018年2月26日,泰恩康一口气发布了十多份公告,其中有3份是年报或半年报更正公告,这些公告将员工人数与招股书中的人数“同步”,将其2014-2016年末在职员工人数改为596人、995人、943人。

2018年2月集中改年报数据.png

2018年2月26日泰恩康在新三板更新2015年、2016年、2017年年报及半年报

本来事情到此结束。谁也没有想到,新问题在2个月后再次冒出来。

2018年4月,泰恩康在更新后的招股书披露,公司的社保和公积金缴费存在异常。

更新后的招股书显示,泰恩康在2015-2017年各期应欠缴的社会保险和住房公积金金额分别为259.70万元、217.63万元和98.47万元,占其当期净利润的比例达6.38%、9.93%和1.94%。

社保.png

2015年-2017年欠缴社保和公积金

对于欠缴哪些员工的社保和公积金,泰恩康并没有对外披露。但仔细分析数据,欠缴社保和公积金好像跟“消失”的员工无关。因为2014年少了124人,2015年少312人,2016年少了164人,但社保2015年少缴259.7万,2016年少缴217.63万,2017年欠缴98.47万元。

如果是帮“少掉”的员工补缴,那么2014年也应该补缴。另外,2015年和2016年“消失”员工数量和少缴的金额不成正比。

这两组数据是不是可以推理,那些那些“凭空消失”的员工,在计算少缴社保和公积金,仍然属于不在列呢?

不过,泰恩康控股股东郑汉杰、孙伟文对于少缴社保和公积金态度很好,承诺如果未来泰恩康被罚款、追缴,他们将在责任之日起6个月内无条件承担所有责任。

承诺函.png

郑汉杰、孙伟文出具承诺函

目前,新三板虽然流动性差,但它毕竟是第三家全国性证券交易场所。如果泰恩康转板成功,可以挥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但留给新三板的仅仅又是一例转板成功的案例吗?

创业板的注册制已经箭在弦上。注册制下,诚信比什么都重要,没有诚信,资本市场就“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