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灏股份信披不到位搬砖砸脚 3年来与494名投资者“贴身肉搏”

周星驰在电影《大话西游》里曾有一句经典对白“曾经有一份真挚的感情摆在我的面前我没有珍惜,等我失去的时候才追悔莫及,人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

这句台词如果用在顺灏股份(002565.SZ)身上,一定是这样的“曾经有一个机会可以让我专心经营公司我却侥幸不做信息披露,等到494名投资者陆续起诉我搞得我计提负债达8500万元时才追悔莫及,人间最后悔的事莫过于信息披露不到位”。

7月26日,顺灏股份将3年来披露半年报形成的“惯性动作”延续至2019年中报中,称缪冬平、刘清、钟小荣等494名投资者于2016年8月至2018年12月期间分别向上海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和上海金融法院对公司提起了诉讼,要求公司对其在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期间的投资损失进行赔偿,并按全部投资损失提出总金额合计为8502.75万元的索赔。

这一切都要从3年前顺灏股份因信息披露不到位被证监会处罚说起。

一场由信息披露违规引发的“起诉拉锯战”

据公开资料显示,公司主营业务是真空镀铝纸的开发、生产、加工、销售。2004年成立至2011年上市,都算顺风顺水。

上市一年后,顺灏股份开始“搬砖砸脚”。

2012年-2014年,顺灏股份与公司实控人、时任上海绿新(顺灏股份前身,2016年12月更名为顺灏股份)总经理王丹发生多次发生资金往来,累计金额约2177万元,已然构成关联交易的重大事项,公司却未做及时披露;2014年3月28日,上海绿新与云南中云投资有限公司签订《股权转让意向协议》,涉及金额3.68亿元,按照“交易的成交金额占上市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10%”以上”、“绝对金额超过一千万元等规定,此次交易应该进行披露,但是公司依旧未及时披露。

2016年4月28日证监会对顺灏股份上述两件信息披露不及时事件进行立案调查,当年7月25日出具调查结论,对于顺灏股份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行为及其当时负责人都给予相应的行政处罚。

然而,这边顺灏股份及其处罚人员刚缴纳了处罚金,那边投资人却陆续出来“叫板”。

据顺灏股份2019年中报称,从2016年8月到2018年12月期间,共计494名投资人起诉顺灏股份并要求公司赔偿他们在公司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期间产生的投资损失。

挖贝网注意到,3年来顺灏股份对于投资人起诉的态度也发生了微妙的变化,2017年收到起诉书时,态度坚定的赔付投资者,控股股东东顺灏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也多次作出承诺,将为公司承担兜底补偿责任;进入2019年后,顺灏股份开始对于部分投资人起诉的法院判决向上一级法院申请再审,公司认为投资者的损失与不当公告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公司股票下跌及股民的损失系熔断等系统风险因素造成等。

时至今日,顺灏股份称部分再审案件仍处于再审过程之中,再审结果还存在一定的不确定性。

股东人数增加3倍 获利能力持续走高

值得欣慰的是,这场“起诉拉锯战”并未对顺灏股份业务的开展和其他投资者的情绪造成过大影响。挖贝网留意到,近1年来,顺灏股份的股东人数从2.5万人增加到11.41万人,增加了3倍。投资人数的增加或许与顺灏股份亮眼的业绩不无关联。

据2019年中报数据显示,顺灏股份今年上半年实现营收8.9亿元,同比微跌3.25%,获得净利润5900万元,同比增加30%。与此同时,顺灏股份的获利能力表现良好,销售净利率、总资产周转率、净资产收益率分别为7%、0.2346、2.77%,都达到了2016年以来的最高水平。

另外,顺灏股份还于2018年6月成功的完成了一次定向增发,募集资金约1.5亿元,并且通过定向增发募集资金新设立新型立体自由成形环保包装和微结构光学包装材料项目。

可见,规规矩矩做信息披露是业务经营稳健持续的基础,如今,科创板推行注册制对于上市公司的信息披露完整度和真实度要求更高,相信只有坚持信息披露依法、合规进行,公司才具备成为“常青树”的土壤。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